4887铁算盘四肖中特 www.alishacryderman.com 4月1日是世界爱鸟日。3月31日,我在黄河口发现一只孤独的东方白鹳,以往见到一般都在4、5只或7、8只左右,这可能是一只生病掉队的东方白鹳属国家一级?;ざ?,平时比较少见,据说全世界不足三千只??吹桨尊俾浣耪饪樗蚯宄?、在不停的觅食,希望它早日找到自己的种群......

世界爱鸟日

世界爱鸟日

世界爱鸟日

鹳形目 鹳科 鹳属

ciconiiformes ciconiidae ciconia

boyciana

描述:体大(105厘米)的纯白色鹳。两翼和厚直的嘴黑色,腿红,眼周裸露皮肤粉红。飞行时黑色初级飞羽及次级飞羽与纯白色体羽成强烈对比。与白鹳的区别在嘴黑色而非偏红。亚成鸟污黄白色。

虹膜-稍白;嘴-黑色;脚-红色。

叫声:嘴叩击有声。

分布范围:东北亚及日本。

分布状况:全球性易危(collar et al.,

1994)。繁殖于中国东北,栖于开阔原野及森林。越冬在长江下游的湖泊,偶有鸟至陕西南部、西南地区及香港越冬。夏候鸟偶见于内蒙古西部鄂尔多斯高原。在黑龙江的繁殖地对人工营造供其繁殖的"树"有所采用。

习性:同白鹳。

世界各地爱鸟城

伦敦人与鸟为友

  英国法律规定伤害鸟类是犯罪,轻则???,重则判刑。英国人经过长期教育,以爱鸟为美德,绝不轻易伤害野生动物,更没有小孩打鸟、掏鸟蛋的现象。伦敦一般人家并不养鸽,市内却有成千上万的鸽子,那多是在市民庇护下自生自长的野鸽。

 

  伦敦游人最多的地方,鸟类也特别活跃。在威斯敏斯特教堂、伦敦塔、白金汉宫、海德公园等宽敞的广场上,每处都汇聚着数以千计的鸽子,只要有人手提食物,它们便会竞相前来献殷勤,或亲昵地擦你的脖颈,或落在胳膊上啁啾,或在裤管下拍打翅膀,使得最吝啬的人也会抖出食物与鸟共享之。在这中间,也不乏天鹅、大雁、海鸥之流,连狡猾的精灵鬼小麻雀也模仿鸽子的样子,混迹其中,加入讨食者的队伍。所以,凡在伦敦街头拍的照片,绝对少不了鸟儿这一角色。当然,最大胆的鸽子也会登堂入室,到饭厅、厨房求食,这说明它们太饿了,而又相信这样的冒失不会招来杀身之祸。

 

天鹅常住日内瓦

 

  天鹅是候鸟,但在日内瓦却成了留鸟。日内瓦依傍着582平方公里的莱蒙湖,湖区常住天鹅5000多只,因此被誉为“天鹅湖”。这里除了少数珍稀的黑天鹅外,其余大多是白天鹅,还杂居着一批海鸥、野鸭、野鸽等。

 

  鸟类受到瑞士法律的?;?,湖滨设有一系列?;つ窭嗟男鞔昂捅;け曛?。严冬来临时,便有大批宣传画再现在街头,大字提醒市民:“不要忘记帮助天鹅筑窝,不要忘记给天鹅送食料牎泵康贝号花开时节,游客们可以看到湖滨比比皆是的天鹅窝。雌鹅伏窝,雄鹅立旁守卫;雌鹅起身觅食饮水,雄鹅顶替。天鹅觅食有困难,市民会送来面包、牛奶、饼干、鸡蛋;造窝缺材料,市民会用干草、树枝、刨花、泡沫塑料等,帮天鹅筑成一个个安乐窝。天鹅得到如此无微不至的关照,岂忍离去,天长地久,终于成了日内瓦的常住“居民”。

 

新加坡的鸟类公园 

  城市国家新加坡,人口稠密,更需要鸟类来冲淡城市的喧嚣,增添人们的生活乐趣。总统府、植物园、武吉知马森林、圣淘沙岛等9处园林列为绝对禁猎区,以保证本岛鸟类的自然繁衍。此外,他们用建立飞禽公园的办法,来弥补城市鸟少的缺陷,满足市民赏鸟的欲望。如裕廊飞禽公园占地304亩,是世界最大的鸟园之一。内设95个展览鸟舍,放养禽鸟350种8000多只,从最大的鸵鸟到最小的蜂鸟,从南极的企鹅到北京的知更鸟,天下珍禽,悉收其内。最奇的是那个“世界最大鸟笼”,面积30亩,罩着30米高的罗网;笼内模拟大自然的场面,流水淙淙,山岩草木齐备,只差鸟儿撞不出来;游人可入笼与鸟直接“对话”,领略鸟语花香的真谛。另一个夜鸟展室,游客白天入内也能见到皓月当空、繁星闪烁的景色;当收音机传出夜禽、昆虫的鸣叫声,猫头鹰、夜莺以为黑夜来临了,便一一出来活动。

 

  新加坡许多人家都养有笼鸟。每年在大巴窑新公园举行10次小鸟歌唱比赛,全国数万名养鸟者会携鸟参加。赛场设在4个尼龙帐篷内,每篷各为一类鸟的赛区,在4小时的竞赛中,长尾雉激昂地高唱着进行曲;画眉变化无穷,学猫叫,似狗吠,如鸽咕,不上一小时便吵起架来,发出刺耳的战斗强音;高冠鸟精神抖擞,喋喋颤鸣,不停翻斤斗;白眼圈鸟只能吱吱尖叫,偶尔连珠炮筋吊嗓子。

 加德满都尊奉乌鸦 

  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,乌鸦在大街上昂首阔步,聒噪之声不绝于耳,车辆闪避而走,小孩不敢向其扔一块石子。每年“灯节”,市民还向乌鸦膜拜,施撒食物,呼唤它们来进食。由于受宠惯了,乌鸦到处啄食树顶的水果和园中的蔬菜,甚至胆敢抢吃小孩碗中的米饭。这种尊奉乌鸦的习俗,在缅甸等佛教国度亦然。

 鸟的王国科伦坡 

  乍到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过夜,都有如宿山林之感。白日细心端详,原来大街行道树上结巢累累,百鸟穿飞。鸟儿多得经常从住家窗户飞进飞出,看来与那里的主人混得很熟呢犇穸黄昏归巢入宿,啾啾细鸣,为居民轻奏催眠曲;拂晓宛转歌唱,将主妇唤醒。人们进餐时也不会忘记鸟儿,总把吃剩的残肴丢到门口或屋顶,供它们享用。屠户、肉店照例把一些杂碎剁细了,扔出去喂鸟。

 

  科伦坡成为“鸟的王国”,起源于宗教律令的不许“杀生”;现代则发展为科学的?;ど胶?,以法律形式严禁打鸟。打死一只最普通的小鸟,起码??睿德?。更重要的还是潜移默化的教育结果,使爱鸟观念深入人心,鸟成了居民的益友,成了城市美好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